“大……大人!我说的句句属实啊!”聂文文一看牧宸祭出武魂,恐惧之意顿时涌上心头,那日夜里,恐怖的龙形武魂抽他如同抽小鸡一般,让他根本没有丝毫招架之力!

  牧宸的声音冰冷的不像是一个十二岁孩子所能发出来的,虽然听上去声线与日常无异,但是那声音中所夹带的冰冷之意,让聂文文整个人如同在寒冷冰窖里一般!

  聂书书也被牧宸这突如其来的模样给吓到了,他见过牧宸发怒,见过牧宸因为发怒而导致戾气入体引导出那恐怖的神秘武魂,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牧宸这般有着自主意识的时候所发出的怒意!

  牧宸这种状态看上去比那戾气入体时还要来的恐怖!

  “文文!快告诉少爷你所知道的廉总管所有消息!”聂书书知道牧宸这般模样定然是因为刚才自己弟弟口中所说的廉总管,虽然不知道这廉总管与牧宸之间以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但是看着牧宸此刻这股冰冷彻魂的怒意,她知道这廉总管与牧宸之间定然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想到这里,聂书书突然捂住了嘴,因为她想到了一个人,一个牧宸提起过很多次都咬牙切齿但却已经死去的人!

  “文文!那廉总管是不是叫廉鲅?!”聂书书抓着聂文文的肩膀,急忙问道。

  “廉?廉鲅?对!好像是叫廉鲅!我听厉总管提起过!”聂书书连忙点头回答。

  “这人渣当年被我断了阳根,那场大火居然还没有把他烧死!还跑到了中州皇城当起了太监……好!很好!当年我还觉得太便宜了他,既然还活着,那便要让他感受一下这个人世间最难忘恐怖的经历……”牧宸双眼之中,泛起一丝寒光,冷冷地说道。

  “文文,那廉鲅如今是何修为?手中有何势力?背后又有何靠山?”聂书书再次帮牧宸问道。

  “那廉总管究竟是何修为我也不清楚,我没见过他出手啊!但是我能肯定他不弱于随影境!他如今是二皇子的眼前的大红人,皇宫之中近半势力都掌握在他手中,在整个中州皇城也是跺跺脚能震三震的大人物!不过……”聂文文说到这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戛然而止。

  “不过什么?”牧宸冷声问道。

  “不过听说这廉总管身后还有更大的靠山,就连二皇子的崛起都靠着廉总管身后的人!所以他才敢在宫中横行,宫中嫔妃皆是他榻上玩物……”

  “都被断了阳根还是这幅德行。不过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到达不弱于随影境的实力,廉鲅身后的大人物手段还真是手眼通天啊……”牧宸牙齿咯咯作响,这些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少爷,您没事吧?”聂书书关切地问道。

  牧宸并没有回答聂书书的话,径直走到聂文文身前,看着他的双眼问道:“整个中州皇城之中除了你之外还有多少个类似于你这般,给廉鲅从宫里输送女子的?”

  聂文文压根没想到牧宸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问题,顿时微微一愣。

  “说……”牧宸再次幽幽地问道。

  “据我所知的还有六人……”

  “哪六人?”

  半个时辰之后,牧宸从极品养尸地的阵法入口出走了出来。

  红拂一见牧宸出来,便赶忙从门边小跑了过来,小声问道:“少爷,问的如何了?”

  牧宸闭口不言,捏起术印收起了阵法入口,便坐在一旁低头沉思。

  红拂看着牧宸顿时心中有些异样,不知为何,牧宸此刻给她的感觉比起刚才进去的时候似乎阴冷了许多,这种阴冷并不是说是那种表面散发的阴寒之意,而是隐隐约约从骨子里或者说从人的魂体中散发出来的。

  牧宸之前虽然经历了非衣珂的陨落,但是至少进入稷下学院之后人就变的日渐开朗起来,这一点红拂是看在眼里的。

  然而自牧宸刚刚进入到极品养尸地之后,现在给她的感觉比之前未进入稷下学院的时候还要阴冷百倍!

  “少爷,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吗?”红拂忍不住问道。

  牧宸也并没有隐瞒红拂的意思,只见他淡淡地说道:“当年差点害死红昭姐姐罪魁祸首并没有死,他如今还在中州皇城逍遥着……”

  红拂闻言,顿时大惊!

  “少爷!那廉鲅当年不是被你一把大火烧死了吗?包括整个毕方部族在族中的人,我记得并没有活口留下啊!那廉鲅怎么可能还活着!”

  “那廉鲅便是绑走书书姐的父母来威胁我的人,更是半月前差点掳走你的幕后之人……我现在总算有些明白若若姐说的更深层次的原因了……”牧宸幽幽说道。

  “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红拂不由问道。

  “呵呵,新仇旧恨。他表面上是因为狗蛋哥的事情而对付我,实际上他比任何都想报当年的断阳根之仇,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的,但是现在能肯定的是,他从掳你未遂那件事情就可以断定他的目标就是我。而不是因为狗蛋的原因。”牧宸眯着眼分析道。

  “少爷!那家伙绑走了书书姐的父母来威胁你,你可从聂文文嘴中找到什么对策?”红拂有些慌乱地追问道。

  毕竟当年毕方部族给她所带来的阴影太大了,大到毕方被近乎灭族都无法忘却,时常还会梦到当年光景。

  “对策倒是没有,但是我决定还是将计就计。”牧宸一字一句地说道。

  ……

  入夜,夜已深。

  深秋之夜云积雾浓,天空月光暗淡,群星无光。

  秋风拂面,不由让人升起一股子凉意。

  稷下学宫三里外的一处不起眼小院落中,牧宸看着眼前的几人不由一阵头疼。

  “若若姐,不是说你一个人来的吗?怎么把他们也给找来了!”牧宸冷声质问道。

  “大家都那么熟了,他们早察觉到你今日的不对劲,我晚上溜出来的时候他们也就跟着出来了。我特地来帮你你还对我这么凶!”辛若若噘着嘴说道。

  “牧宸,我们可是舍友,你有什么事情我岂能坐视不理。”段天罡嘿嘿一笑,拍着牧宸的肩膀道。

  段天罡的身边则是半个多月都不曾见过的林清溪,他淡淡地说道:“我能这么早进入凝魂境,还是当日靠着你的指点,你有事情需要帮忙,怎能不让我尽点绵薄之力?”

  牧宸瞥过头看着穿着一袭夜行衣的玲珑身姿,皱眉问道:“姬大小姐,您区区拟态境初期,大晚上的来凑什么热闹?”

  “嘿!牧宸弟弟,你这嘴怎么一下变得这么臭了!什么叫区区拟态境?你是在嫌弃我吗?”姬瑶灵在半空中挥了挥拳头,不满地说道。

  牧宸并没有回答,但是他的表情已经很明确地告诉了姬瑶灵,他确实很嫌弃!

  “你!你这是什么眼神!”姬瑶灵气呼呼地说道,“你别看不起人,我姬家又不是只是单单靠武道起家的!”

  牧宸闻言,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因为廉鲅的事情,似乎自己都变得有些神经质了,怎么跟一个女人去计较这么多。

  想到这里,牧宸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姬姐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今晚之事事关重大,姬姐姐你还是回学院休息吧。”

  “牧宸,你别看不起人!姐姐我有的是手段,虽然我不过初入拟态境,但是我有自保的手段,至少不会弱于凝魂境巅峰的高手,就算碰到随影境初期的高手,我也能周旋片刻!”姬瑶灵哪里听不出牧宸的言下之意,这么多人在这里,偏偏赶自己回去,这明显在嫌弃她的武道修为是众人之中最低的!

  牧宸正准备接话,身旁的段天罡拍了拍牧宸的肩膀,道:“牧宸,这一点姬瑶灵倒是没有说错,她确实有不弱于凝魂境巅峰高手的手段。”

  “段大哥,你就别帮她说话了,她几斤几两我会不知道?真的有凝魂境巅峰的手段她当日在演武堂的时候为何不用?”牧宸撇着嘴道。

  “这天下间又不止武道一途,虽然武道是主路,但是岔路同样不少,南疆的牧僵赶尸术,西北域的驭鬼之术,不都是有着不弱于武者的威力?”段天罡解释道。

  “慎言啊,这里可是中州皇城,牧僵驭鬼之术在这里可是禁忌,在学院偶尔提起也就算了,现在可是在学院外面,小心隔墙有耳!”牧宸脸色一变,对着段天罡说道。

  只是众人的表情并没有露出多少忌惮之意,反而被牧宸这一幕给逗笑了。

  “你们笑什么?”牧宸不由得问道。

  “我们在笑你这般紧张的模样与我们刚来中州皇城时候一般无二!”林清溪微笑着说道。

  辛若若捂着嘴在一旁解释道:“中州皇城确实禁阴邪鬼物,但是也没你想的这般严重,只要别弄出来惹事便是了。我们几个来自与各州的大家族,千里迢迢来到稷下学宫修习武道,除了带个仆人侍女,都不曾带一个高手,若是没有一些压箱底的手段,早就被仇家搞死在来回的路上了。牧僵驭鬼之法在中州皇城的人来说是禁忌,但在我们眼中与武道无异。”

  “难不成你们也修习了牧僵驭鬼之术?”牧宸顿时吃惊道。

  “那倒不是,牧僵驭鬼之术被中州皇城称为阴邪之法,我们作为十三州的人自然也很少去涉及这些。但是除了武道与牧僵驭鬼这种阴邪之法外,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术法,我们统称为奇巧之术……”

欢迎大家访问:书阁网
本文地址:http://www.51shuge.com/1_2449/360/